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赵雨思妈妈说自己是受害者!

最近,陷入美国大学招生欺诈漩涡中的赵玉玺,制作了她的阶梯式药品(603858)。SH)享誉全球,给人们带来了一系列负面影响,如上市一年损失700亿元的市值,80亿元的年销售费用行贿史,产品质量问题暴露无遗。

当公众关注650万美元的捐赠来源时,赵宇思的父亲兼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5月3日在步长制药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称此次捐赠是个人和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其财务状况没有任何影响。

'布加勒斯特制药是上市的上市公司,其经营管理是独立的。布加勒斯特制药有完善的内部控制系统,我的个人事务不会影响正常运作。“

如果监管机构不发出调查信,布加勒斯特制药最聪明的方法就是保持沉默。然而,赵宇思的妈妈真的很生气。这位坚强的女人决定让她的女儿和家人离开。因此,除了丈夫之外,她还用英文和中文写了一份声明。

如果监管机构不发出调查信,布加勒斯特制药最聪明的方法就是保持沉默。然而,赵宇思的妈妈真的很生气。这位坚强的女人决定让她的女儿和家人离开。因此,除了丈夫之外,她还用英文和中文写了一份声明。

在整个声明中,善良的妻子和母亲从未透露她的真名,只是假扮成“赵夫人”或“赵宇思的母亲”。事实上,她并不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人,但西藏丹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真正控制人赵晓红

布加勒斯特制药公司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西藏丹红持有布加勒斯特制药1570万股,占1.77%,在十大股东中排名第五,以前一交易日的股价计算,总市值为5亿元。

换句话说,赵晓红是一个真正的亿万富翁,不算夫妻共同财产,而是依靠自己的一部分。可以说,这样一个陪伴丈夫奋斗了20多年、创造了1036亿元市值王国的女人,应该集智慧和勇气于一身。然而,这种充满漏洞的说法令人惊讶。

充满漏洞的声明

由于她的孩子正处于接受高等教育的阶段,她一直非常愿意支持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项目。

更不用说这是一个病态的句子,从逻辑上讲,这是没有意义的。该声明的起草者“一直”强调赵晓红对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项目的支持。我们很想知道除了给斯坦福大学的650万美元之外,赵玉玺还捐赠了哪些海外大学?如果只有650万美元的捐款可用,赵晓红对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项目的支持将仅限于帮助赵玉玺获得斯坦福大学入学的一次性支持,这与“永远”无关。

当一个人说第一个谎言时,他注定要用一千个谎言来结束它。

声明指出:“尤斯于2017年3月31日收到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赵女士于2017年4月21日向辛格先生的基金会捐赠了650万美元。起草者特别强调了这两个时间点。那个醉汉的意图不是喝酒。其意图是暗示赵晓红的捐赠不是赵玉溪被录取的原因,因为赵玉溪的母亲是在他被斯坦福大学录取20天后捐赠的。然而,这个解释是牵强的。

首先,这两个时间点根本不能解释赵玉溪被斯坦福大学录取与赵晓红的捐赠无关。相反,这种行为进一步证实了两者之间的联系。俗话说,如果你看不到兔子,你就不会播种鹰。赵小红在收到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再次捐款更为常见。毕竟,“赵太太对美国大学的录取程序不太熟悉”。

其次,赵晓红没有责怪外界误解他的捐赠与其女儿的入院有关,而是责怪自己选择了错误的捐赠时机。我们认为,与入学无关的捐赠应该在赵玉溪的学位授予仪式、斯坦福有意义的周年纪念日和赵玉溪毕业之际进行。虽然富有而任性,但花650万美元(相当于4370万美元)庆祝女儿获得斯坦福录取通知书是不可思议的。值得注意的是,布加勒斯特制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