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日语词汇,中国人就没法说话”的谣言是怎么产生的?

现代汉语的双音节词中有一半以上是从日本进口的吗?重新审视中国这些学科知识概念的节奏对我们对中国近代史的理解有何意义? 8月18日的“回顾中国'现代时报'”沙龙探讨了这些问题。作者|徐跃东高晓松在接受采访时说,现代汉语双音节词中有一半以上来自日本。这句话引起了很多争议。专门研究中日语言交流史的陈立伟教授批评他的“张口”。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这样的说法。如果我们不谈“日本华人”,我们几乎不会说话。因为现代日本从日本引入了常用的双音节词,如“物理”,“化学”,“哲学”,“共和”,“文化”和“主义”。但问题是,这些词语是否真的从日本语境中改变了,还是中国语本身固有的?仅日本发明了多少个单词,哪些单词首先在中国翻译然后传递到日本?在现代“帮助西方走向中间”中重新理解中国这些学科知识概念的过程,对于理解近代中国的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8月1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东方历史评论和大观经社,复旦大学历史系张庆教授和政府学院主办的“中国近代史评论”沙龙和南京大学历史孙江教授,关西大学外国语系沉国伟教授,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文化与语言系教授Amelon,经济学教授陈立伟,日本澄城大学,台湾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潘光哲,高级媒体人张延武。在“学科,知识和现代中国研究”的新闻发布会上,与您讨论了这些问题。“主题,知识和现代中国研究书籍”:陈立伟《东往东来:近代中日之间的语词概念》,孙江《重审中国的“近代”: 在思想与社会之间》,沉国伟《一名之立 旬月踟蹰 : 严复译词研究》,张庆《会通中西 : 近代中国知识转型的基调及其变奏》,[德国]亚美隆,现代汉语中引入了多少日语单词《真实与建构 : 中国近代史及科技史新探》,严复01?张青提到,在中国近代史上“西学东渐”中,中国开始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在这种变化中,现代学科和知识是西方影响中国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当然,这种学科和知识转化的过程也发生在西方的现代历史中。这意味着中国人对世界的看法发生了重大变化。因为我们依靠这些知识来理解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沉国伟赞同这一说法。如果现代中国人回到古代,我们将无法与古代人交流,因为他们在今天的交流中没有必要的科学常识,这种交流是由语言和词汇组成的。在这个常识中,他们从未听过89%的词汇。严复自己吸收了许多西方的思想和知识,并将其翻译成中文,向中国读者介绍。严复为此创造了许多新词,但其中许多都无法使用。今天,更常用的汉语词“逻辑”,“图腾”和“乌托邦”都是严复创作的,但这三个词属于他无意中插入柳树的结果。尽管严复的许多话都没有留下,但他并没有做无用的工作。他是一个负面的参考框架,告诉中国人如何接受新的概念和知识。严复没有完成的是在五四运动期间完成的。五四时期,日本在汉语转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很多人都知道现代汉语中的许多双音节词来自日语。但是,现代汉语中引入了多少日语单词?这些词语和概念经历了什么过程?据陈立伟介绍,这些中国新词经历了“先行先入”,“再来东行”的过程。[0x9a8b],陈立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6月版,1854年,日本“黑船事件”后,魏源的[0x9a8b]和传教士写的关于西方研究的书籍,如[0x9a8b]和[0x9a8b]首次进入日本。由于日本对美国不熟悉,他们渴望从西方殖民者那里收集信息,并派人到中国收集西学书籍。这批从中国传入日本的西方书籍,成为当时许多日本知识分子的精神食粮。他们吸收和消化了它,包括许多西方词汇和概念。”“化学”是汉译的词汇。当时日本使用音译,但日本“化学”一词进入日本后,日本人觉得中国人翻译得很好,决定使用这个词,放弃音译。当时,“化学”这个词使用得很少。后来,很多中国学生去日本留学,把这个词带回中国,以为这是日文翻译。事实上,这个词已经在早期的汉英词典中使用过。很多词汇都有这样的转机,这些都是日本的原创性词汇,也是最早从中国传到日本的词汇,很容易说出来。陈立伟的《东往东来:近代中日之间的语词概念》阐明了这一地区的文化交流历史。在书的前半部分,他主要研究了19世纪中国书籍是如何进入日本的,这对日本的学科领域产生了影响。0x251F陈立伟。他翻译的[0x9a8b]被评为“2018年北京日报十大好书”中[20x9a8b]的第二部分。陈利伟研究了来自中国的中国学生如何将新的日语翻译带到中国。的。中国许多学科的基本框架都受到日本的影响。此外,陈利伟还研究了两国词汇翻译的细节。例如,一开始,“共和国”在日本被翻译成“共和国”,在中国被翻译成“民主”。在两国文化交流期间,概念翻译不同,但两国都不想放弃翻译的词汇。最后,“共和国”的中文使用“共和”,民主用于“民主”。孙江认为,可能有许多新词从同一个概念中翻译出来,但它们都经历了一个标准化的过程,最后产生了几个翻译过的词或一个翻译过的词。严复反对将“宗教”翻译成宗教,他认为应将其翻译成教皇。因为教皇是一个宗教派别,宗教是一种宗教,佛教中有许多教派。然而,严复的“教皇”终于被日本人翻译的“宗教”所淹没。由于这是一个标准化的时代,这些话语将通过大众媒体传播,并标准化和普及化。只有当每个人都使用某种翻译方法时,这个词才会成为一个强大的概念。其中,这些词的政治化也很重要。只有在政治化之后,这些词才能在社会生活中占据相对稳定的地位。今天使用的大多数词语都是政治化的。但是,中国不是简单地被动地接受这样的词汇,知识和概念。我们还将在这些概念的基础上进行创意制作。孙江称之为“衍生化”。《海国图志》,孙江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10月02如果您了解日语,它将加深对中国近代史的研究。 Amelon说,在20世纪初,中国人总觉得我没有发明和科学,因为更重要的发明来自西方。 1926年,部分美国学者卡特的《博物新编》被翻译成中文,而“四大发明”理论开始被中国学术界所理解,慢慢传播,并成为一个固定的陈述。国外学者将研究中国的科学传统,但中国人并不关心自己的科学传统。西瓜认为中国炼金术实际上值得研究。中国化学史学家也必须研究自己的化学传统。孙江认为,如果研究人员了解日语,这将极大地有助于深化对中国近代史的研究。孔飞力《万国公法》的想法来自日本在日本的研究。在日语版《东往东来:近代中日之间的语词概念》的前言中,孔飞力非常感谢日本和中国的研究,感谢他的善意。这个话题最初是由日本学者研究的。孔飞丽读了这些文章,去了历史档案馆进行研究,并慢慢思考自己的作品。孔飞力沉国伟也同意这一说法。日本的一些研究领先于中国,因为日本的现代化进程早于中国。在明治维新100年,1968年,日本有许多学术活动来回顾明治维新100周年。其中,语言和词汇是日本学者评论的主要对象。自明治维新以来,日语发生了许多重大变化,日本学者进行了大量研究。沉国伟经常告诉他的学生,即使你正在做中文研究,你也应该看看日本学者如何做他们在学术上的所作所为。如果你把这些想法转移到中国,你可以走在许多不关心日本学术界的中国学者的面前。 03为什么当前学科中“全球历史”的概念是错误的?在学科体系中,中国有着世界历史的历史。为什么历史仍需要全球历史?张青认为,中国的纪律制度很奇怪。世界历史不包括中国历史。因此,世界历史应该被称为外国历史。历史研究总是需要建立一个研究对象,这个研究对象长期以来一直以民族国家为中心。今天的世界是由民族国家组成的,所以我们对世界历史的研究主要基于民族国家。这些民族国家的历史相互补充,似乎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历史。后来,许多历史学家发现这种分裂是有问题的。在Inby对《现代政治的思想与行动》的介绍中,反映了这个问题。汤因比说:“任何民族国家都无法解释自己的历史。他以联合王国为例。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虽然英国是独立自主的,但英国的宗教改革和工业革命实际上与其他欧洲国家有着密切的联系。它是基于这种反射。汤因比用他的“文明”取代民族国家来支持他的研究。此外,还有一些现象是全球性的文化现象。现代技术的发明依靠什么来实现这样的技术交流?历史学家需要注意的问题。其中,一些产品关系到我们的日常生活。食物的传播改变了世界许多地区的生活。这些构成了一个全球性的现象,所以历史学家不能把国家作为处理这些现象的单位。孙江补充说,全球历史现在是最热门的历史研究领域。但有时中国史学界对这一概念的运用并不准确,如“全球史”、“唐代研究”、“全球视野下的民主国家建设”等,这一论题实际上是“所有历史概念”的误用。英语的全球史就是“全球史”。严格地说,翻译成全球历史。19世纪以后,兰克历史似乎占据了主导地位。一般认为兰克史学是实证主义史学。孙江认为,兰科史学最根本的特点不是实证主义,而是民族国家。20世纪初以后,西方学术界不断希望突破这一研究的桎梏,于是年鉴学派和亚洲的依附理论研究在富拉地区展开。后来,全球史学诞生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全球史学是一门非边界的国家研究。全球史学是分散化的,同时又是其超越性和局限性。性的所在地。分权最重要的特点是反文明集中制,特别是反欧洲集中制。因为以民族国家为中心的历史话语必须有中心和边缘,全球历史就是要消除这个中心。然而,它的超越性也是它的局限性。在民族国家不能死的前提下,全球历史永远是“乌托邦”,无法实现。作者|徐跃东编辑|崔建浩校对|翟永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