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百度,张亚勤的新赛道

张亚勤《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赵一伟的新歌于2020年1月13日发行,编号为932 《中国新闻周刊》

2019,这是张亚勤的特殊年份。这是他获得博士学位30周年,也是他结婚30周年。2019年,他选择正式结束企业家的角色。

走出企业家的舞台,张亚勤的生活有了更高的自由度。他开始将精力平衡转向学术和生活。保持不变的是,他的职业目标仍然是着眼于具有未来感的智能行业,只是转向学术轨道。

"就好像我从队长变成了战地教练."张亚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是竞争的主题仍然围绕着智能产业。”

退出百度的决定其实酝酿已久。早在2018年底,张亚勤就向李彦宏提出了退休的想法。此后,工作交接一个接一个地开始。2019年3月,李彦宏通过一封内部信函宣布了百度的高管退休计划。张亚勤是第一位申请加入退休计划的高管。

2019年10月,张亚勤正式告别和他在一起5年的百度。他选择回到学术界当科学家。清华大学交通运输学院院长杨殿格在宣布退休后立即向张亚勤发出了邀请。与此同时,国内外许多高科技公司、知名大学和投资机构都伸出橄榄枝。

雪花般的提议没有打乱张亚勤的计划。他拒绝的第一批报价都是企业。至于他人生的下一步,他想得很清楚:“学院和大学是兴趣点。我希望能更独立地进行一些学术研究,更重要的是,培养一批领军人才。”

最后,张亚勤被清华的真诚打动了。去年12月31日,张亚勤正式受聘为清华大学“智能科学”教授,同时还负责领导“清华大学智能工业研究所(AIR)”的筹备工作,希望将人工智能、类大脑计算和智能汽车开发相结合,打造世界顶尖的创新研究平台。

“第四次工业革命即将到来,机器智能正在改变每一个行业。张亚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希望国航能为智能产业做出颠覆性的成就,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技术人才。“

“一定很有意思”去年10月13日,张亚勤出席了哈佛大学美国艺术科学院2019年新院士的就职典礼,并正式当选为该院数学和物理系的成员。

在减轻企业家的负担后,张亚勤很快在澳大利亚、新加坡和美国等许多大学安排了讲座和演讲。他开始在学术研究和公益事业上投入更多的精力。事实上,即使在他担任主管的岁月里,他作为科学家的背景也从未改变。

1978?辏杲?12岁的张亚勤被中国科技大学初三录取,成为他这个年龄最年轻的学生。起初,年轻的张亚勤只想继续学习他感兴趣的数学和物理。他视牛顿为偶像,他的人生愿望是成为一名科学家。

张亚勤与电子工程的联系是在一位信息电子教师的课堂上。在老师的描述中,未来的“信息世界和机器人”充满魅力。张亚勤被深深吸引,感觉“特别新鲜有趣”。

后来选择专业时,他毅然选择了电子工程系,并开始钻研几十年。

“我不会在做决定之前计划很长时间。我在不同的时间点有不同的目标。”张亚勤回忆到《中国新闻周刊》,“唯一确定的是,我愿意一直做的一定是我发自内心感兴趣的事情。“

1986年,年仅20岁的张亚勤从中国科技大学毕业,获得电子工程硕士学位,独自去美国学习。在此期间,初出茅庐的张亚勤在第一个大型医学信息系统的图像压缩和增强方面取得了许多新的成就,并撰写了一些高水平的论文。三年后,23岁的张亚勤成功获得了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博士学位。

医生之后

在实验室的五年里,他发表了100多篇关于视频压缩、数字电视、数字电话和其他电子工程的论文。他在视频压缩和超低速率压缩编码方面取得了重要成就。一些技术和专利已被国际标准采纳。

1991年,张亚勤的小波全图像动态视频编码和视频无线通信开辟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成为电工电子研究领域的杰出学者。1994年,张亚勤加入美国电子领域权威研究机构萨诺夫实验室(现斯坦福研究所),担任多媒体实验室主任,领导一支世界一流的多媒体团队,为世界数字视频编码和通信的研究、技术和标准做出杰出贡献。

1997年,年仅31岁的张亚勤当选为乔春明。这是电气和电子研究领域的世界最高学术荣誉,因此他成为历史上获得这一荣誉的最年轻的科学家。

1999年1月,应李开复的邀请,张亚勤放弃了美国良好的科研环境,举家迁回北京,成为微软中国研究院首席科学家。2000年8月,他成为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

当他第一次来到微软时,张亚勤选择了图形、多媒体和用户界面作为他的主要关注点。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带领多媒体团队发表了80多篇论文,做出了60项新发明,申请了网络协议领域的40项美国专利,并向相关产品部门转让了8项成熟技术。

2001年11月1日,微软中国研究院升级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张亚勤为首任院长。然后在2004年,张亚勤被调回美国总部,担任微软全球副总裁,负责微软七大部门之一的全球移动通信和嵌入式产品业务。

2006年,张亚勤再次回到中国后,成立了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创立了当时跨国公司在中国成立的最大的综合性研发机构。在此期间,张亚勤率先提出了“云端”、“三平台”(端平台、云平台和云应用服务平台)和“互联网物理”三个概念,直接影响了微软未来15年的战略部署,并对整个互联网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主持开发的创新技术已经应用到微软的产品中,办公、视窗、必应、Xbox Kinect、视窗电话都用这些创新技术走向世界。

2008年,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的海外代表,他提出了《中国云计算发展战略建议》,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关注。他曾任中国电子协会云计算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和中国物联网专家委员会互联网学会理事,为中国云计算和互联网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对中航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云2.0和智能)融合的观点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

2015年,他代表中国企业家和习近平主席访问了美国。作为中国的15位首席执行官代表和美国的15位首席执行官代表,他参加了中美首席执行官圆桌会议和中美互联网论坛。

从GTE、斯坦福到微软,张亚勤逐渐从“实验室狂人”变成了技术着陆专家。一方面,他的研究基本上是学术性的;另一方面,他也试图将这些研究转化为技术产品,为企业服务。

“从学术研究到技术产品,再到市场,都有一段时间的延迟。张亚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学术研究需要对最新发展趋势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这是作为技术产品登陆和判断市场的前提”。

“使命实现了”

个人电脑时代的衰落伴随着中国新兴高科技公司的强劲发展势头,对尖端科技业务的关注也是众所周知的。

创新的活力来自可以听到枪声的前线。张亚勤一直希望跟上

一方面,张亚勤发起的“长城计划”为中国培养了30多万各类人才,并在10所大学建立了联合实验室。另一方面,张亚勤推出微软创业加速器(Microsoft Venture Accelerator),为中国信息产业培育300多家优秀企业,并多次被评为中国最佳孵化器。

进入百度后,张亚勤有了更多的游戏空间。作为企业家和科学家,他扮演了“新商业领袖”的角色,负责管理除搜索以外的几乎所有技术和商业部门。

在过去的5年里,张亚勤先后推动百度智能云和人工智能向B业务的整合和发展,并积极部署在人工智能芯片和量子计算的前沿,引领包括智能驾驶在内的新兴业务。尤其是在百度的业务重心从个人电脑转向移动互联网,然后转向人工智能战略的关键时期,张亚勤领导的百度云业务是一场极其重要的战斗。

自2016年以来,国内云计算市场的竞争加剧,包括以阿里云为代表的国内互联网云计算巨头和以AWS为代表的国际巨头。作为云计算领域的一支新生力量,百度在准入时间上落后于竞争对手。

张亚勤提出了云计算的“三位一体”概念,即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大数据(大数据)云计算(云计算)三位一体。随后,张亚勤还介绍了苹果大中华区企业部总经理兼生态系统负责人尹世明担任百度云总经理,通过百度云将百度人工智能战略带到各行各业。

在张亚勤的领导下,高举“作业成本法”和“云人工智能”战略的百都运在没有先发优势的情况下成功突破。

2018年,百度智能云的用户和收入翻了一番,流量和服务器翻了三倍,成为中国增长最快的云制造商。百度智能云在中国公共云市场排名第四,稳坐第一。

2018年12月,百度将智能云业务单元(ACU)升级为智能云业务集团(ACG),将人工智能发展到B和云服务,由尹世明负责并继续向张亚勤汇报。此时,张亚勤拥有新兴业务集团和智能驱动业务集团,并继续在百度的技术和业务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

智能云业务正在成为百度新的业务增长引擎。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作为主要收入的搜索信息流业务为204亿元,而不包括搜索在内的其他业务收入,包括Aiqiyi、智能云和智能设备为76亿元。其中,百度智能云和人工智能的业务收入仍保持较大的增长率。

引领百度5年,张亚勤实现转型发展的使命。这时,看着生意如火如荼,他选择了放手。

"我开始想做更多的研究和人员培训."张亚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公司已经奠定了坚实的商业基础,拥有了成熟的领导者。前景很好,“我很欣慰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智能驾驶是人类的梦想”

在2019年12月的首届百度阿波罗生态峰会上,从百度退休的张亚勤与智能驾驶业务集团总经理李振宇一同出现在峰会现场。这时,他的外部身份已经转变为阿波罗委员会主席。"我现在在阿波罗扮演一个更加支持和协调的角色,而不是真正的经理."张亚勤坦率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虽然张亚勤已经从百度退休,但在情感上,他仍然不愿意放弃阿波罗计划。这个项目开始了他对智能驾驶技术产品的探索,这也是他回到学术界后决定继续在智能驾驶领域进行深度培养的重要原因。

2017年4月,百度正式发布了这个名为“阿波罗(Apollo)”的新程序,旨在为汽车行业和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开放、完整、安全的软件平台,帮助他们通过结合车辆和硬件系统,快速构建自己完整的自动驾驶系统。

百度的“阿波罗”计划是以“阿波罗登月计划”的含义命名的,充满激情和期待。

"智能驾驶是人类的梦想,就像登月梦想一样."张亚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智能驾驶的未来有无限的机会。首先,它具有巨大的社会效益。第二,它

在张亚勤看来,智能驾驶是各种人工智能技术的缩影,也是狭义人工智能中最复杂、最具挑战性的任务。“张亚勤说,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几乎花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智能驾驶和阿波罗生态系统的建立上。

对智能驾驶领域的浓厚兴趣激励张亚勤在学术上深入研究这一领域。

这与清华大学车辆研究所的“移动旅行”研究方向相吻合。张亚勤很久以前是清华大学的客座教授,与许多教授在自动驾驶领域进行了交流。当张亚勤宣布退休时,首先发出邀请的是清华大学车辆研究所所长杨殿格教授。

”清华拥有计算机、汽车、信息等多学科资源的优势,并愿意提供足够的研究空间。张亚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毫不犹豫地把清华作为自己人生的“下一站”。

今天,张亚勤拥有60多项美国专利,发表了500多篇学术论文,出版了11部专着。对他来说,现阶段回到学术界并不意味着他再次沉浸在专着的理论研究中。

“我对发表了多少文章不感兴趣。张亚勤直言不讳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在他的计划中,应该做的是将学术研究与智能产业充分结合,并取得“颠覆性”和“历史性”的研究成果这是一流的研究机构应该做的。“

张亚勤的兴奋来自新的挑战。在清华,他将负责建立“智能工业研究所”(Intelligent Industry Research Institute),将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物联网和类脑智能作为关键技术突破,打造世界级的创新研发平台。

目前,这样的研究所在国内外都没有具体的标杆。在张亚勤联系的研究机构中,有专注于数学和物理的机构,专注于脑科学的实验室,以及专注于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和开发的基金。

这个由张亚勤建立的研究所将是一个创新和富有挑战性的跨学科研究机构。

“面对第四次工业革命,一个国际化、工业化、智能化的学术研究和创新中心,这是我的定位。张亚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学术界第一”。只有将颠覆性的研究成果应用于技术产品,才能解决智能产业发展中的实际问题。最重要的是为中国企业培养一批具有国际视野的首席技术官和建筑师。“

张亚勤正在努力实现这一愿景。根据他的时间表,如果一切顺利,初步准备工作将于今年4月完成,研究所将于7月正式成立。

当谈到未来时,张亚勤无法掩饰他期待的心情:“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学习一直是我的兴趣所在。将来当学术和工业领域完全融合时,我相信我的热情会更加高涨。"

《中国新闻周刊》 2020第2号

声明:《中国新闻周刊》手稿的出版必须获得书面授权

[编辑:萧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