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的美景,金寨老家的稻子熟了!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此刻

我突然明白了

梦中的桃花源

就在大别山腹地

就在金寨

此刻

我站在风中

视野

是你的

诗与距离

恍惚间

回到三月

显然是油菜籽

在牧童的短笛中

灿烂的花朵

不道德的油画家

在大地上

溅出大块的金色

早晨的太阳升起

或者当太阳下山

看到宁静的旷野

那奇妙的色彩

轻轻摇动你的心

农夫的脸

挂个微笑

耕种一年

终于形成了

厚重的米耳

注定

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而且食物还不够。

农民的唯一追求

欲望

将您的家放在野外

坐在门前

看到太阳,月亮和星星升起和落下

闻到土壤,幼苗和大米

欲望

一双翅膀

像自由和快乐的鸟儿

在金色的田野上

飞来飞去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白塔畈

佛顶村

长岭

资料来源:李军王凤成超

特别声明:本文是由网易从媒体平台“网易”作者上载并发表的,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过后,出售了300个城市的收入被释放,房奴们流下了眼泪。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此刻

我突然明白了

梦中的桃花源

就在大别山腹地

就在金寨

此刻

我站在风中

视野

是你的

诗与距离

恍惚间

回到三月

显然是油菜籽

在牧童的短笛中

灿烂的花朵

不道德的油画家

在大地上

溅出大块的金色

早晨的太阳升起

或者当太阳下山

看到宁静的旷野

那奇妙的色彩

轻轻摇动你的心

农夫的脸

挂个微笑

耕种一年

终于形成了

厚重的米耳

注定

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而且食物还不够。

农民的唯一追求

欲望

将您的家放在野外

坐在门前

看到太阳,月亮和星星升起和落下

闻到土壤,幼苗和大米

欲望

一双翅膀

像自由和快乐的鸟儿

在金色的田野上

飞来飞去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白塔畈

佛顶村

长岭

资料来源:李军王凤成超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此刻

我突然明白了

梦中的桃花源

就在大别山腹地

就在金寨

此刻

我站在风中

视野

是你的

诗与距离

恍惚间

回到三月

显然是油菜籽

在牧童的短笛中

灿烂的花朵

不道德的油画家

在大地上

溅出大块的金色

早晨的太阳升起

或者当太阳下山

看到宁静的旷野

那奇妙的色彩

轻轻摇动你的心

农夫的脸

挂个微笑

耕种一年

终于形成了

厚重的米耳

注定

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而且食物还不够。

农民的唯一追求

欲望

将您的家放在野外

坐在门前

看到太阳,月亮和星星升起和落下

闻到土壤,幼苗和大米

欲望

一双翅膀

像自由和快乐的鸟儿

在金色的田野上

飞来飞去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白塔畈

佛顶村

长岭

资料来源:李军王凤成超

特别声明:本文是由网易从媒体平台“网易”作者上载并发表的,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过后,出售了300个城市的收入被释放,房奴们流下了眼泪。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此刻

我突然明白了

梦中的桃花源

就在大别山腹地

就在金寨

此刻

我站在风中

视野

是你的

诗与距离

恍惚间

回到三月

显然是油菜籽

在牧童的短笛中

灿烂的花朵

不道德的油画家

在大地上

溅出大块的金色

早晨的太阳升起

或者当太阳下山

看到宁静的旷野

那奇妙的色彩

轻轻摇动你的心

农夫的脸

挂个微笑

耕种一年

终于形成了

厚重的米耳

注定

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而且食物还不够。

农民的唯一追求

欲望

将您的家放在野外

坐在门前

看到太阳,月亮和星星升起和落下

闻到土壤,幼苗和大米

欲望

一双翅膀

像自由和快乐的鸟儿

在金色的田野上

飞来飞去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白塔畈

佛顶村

长岭

资料来源:李军王凤成超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此刻

我突然明白了

梦中的桃花源

就在大别山腹地

就在金寨

此刻

我站在风中

视野

是你的

诗与距离

恍惚间

回到三月

显然是油菜籽

在牧童的短笛中

灿烂的花朵

不道德的油画家

在大地上

溅出大块的金色

早晨的太阳升起

或者当太阳下山

看到宁静的旷野

那奇妙的色彩

轻轻摇动你的心

农夫的脸

挂个微笑

耕种一年

终于形成了

厚重的米耳

注定

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而且食物还不够。

农民的唯一追求

欲望

将您的家放在野外

坐在门前

看到太阳,月亮和星星升起和落下

闻到土壤,幼苗和大米

欲望

一双翅膀

像自由和快乐的鸟儿

在金色的田野上

飞来飞去

喝醉了,喝醉了

醉在金色的风中

醉在金色的旷野中

白塔畈

佛顶村

长岭

资料来源:李军王凤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