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创新院陆坚:UGC+SoLoMo有巨大想象空间

信息技术门户网站主持人刘兴亮3月6日与盛大多媒体创新研究所所长陆健合影。盛大多媒体创新研究所所长、酷6传媒首席多媒体科学家陆健博士今天出席了由科技网站(TechWeb)主办的信息技术门户网站,并发表了主题为“如何再造互联网视频2.0”的演讲。鲁健相信,基于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的索洛莫创新将会有很大的想象力。

UGC模式在互联网视频2.0时代非常流行

陆健博士在苹果服务了8年,并在著名的跨平台多媒体软件QuickTime中领导了图像和视频压缩、流媒体和多媒体交互技术的设计和开发,至今仍在苹果的王牌产品如iTunes中使用。

陆健是名副其实的互联网“老手”。他已经涉足网络视频行业十多年,经历并见证了网络视频从1.0时代步入2.0时代的全过程。陆健于1996年加入苹果公司。他认为今年是互联网视频1.0时代的开始。当时,三大视频流平台包括苹果的QuickTime、Real和微软的视窗媒体。与当时的皇马相比,苹果和微软只是迎头赶上。

到2005年,互联网视频2.0的时代即将到来,许多国内外视频网站包括谷歌视频、Youtube、Vimeo、Metacafe、Kuliu、土豆等。已经开始尝试用户生成内容模式。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教资会面对的挑战也开始出现。陆健总结了以下几点:“首先,教资会视频的货币化率很低。以Youtube为例,在每天观看的40亿个视频中,只有10%是货币化的;其次,只有少数人观看大部分内容,Youtube30%的人占视频的30%,观看时间的99%。第三,宽带成本巨大。YouTube 2009年的宽带成本为3.6亿美元,相当于每天100万美元。

陆健认为,虽然UGC有上述短板,但它比Hulu引进版权费高的大型电影的模式有更大的创新空间。

独立视频网站很难走大片路线

在互联网视频2.0时代,除了UGC模式,另一边以Hulu为代表的视频大片模式也形成了一个大阵营。优酷、PPS、搜狐视频、爱奇艺等国内视频网站在购买视频版权方面投入巨资,以吸引长期用户。

陆健认为,围绕葫芦模式最大的争议是版权费。国内视频网站正在追逐大片模式,导致互联网版权费的“大跃进”。电影和电视剧的版权从2008年的每集5000元增加到2012年的每集189万元。这对视频网站来说是巨大的成本压力。

Lu坚持认为,在视频行业烧钱的时代,独立视频网站很难养活自己,只有依靠像Youtube这样的谷歌公司的支持,才能继续这样做。

在他看来,与其期待版权价格回到一个合理的水平,他还不如先尝试“不同的思考”。

Microcool=Microvideo SoLoMo

和陆健在UGC的创新,或“思考不同”,包括盛大创新研究所刚刚推出的一款Microvideo社区客户端“Microcol”。

2010年底,陆健离开硅谷,正式加入盛大创新学院,担任其多媒体创新学院院长,领导了一系列创新项目。微酷是盛大多媒体创新研究所开发的微视频社区客户端。它涵盖三个层面:创造、发现和社会互动。它支持一站式音频和视频录制、编辑、视频特效、上传和共享。用户可以写,自我指导和张贴教资会微型视频长达30秒。用户还可以根据“主题”、“位置”和“客户”查看感兴趣的内容。该产品的iOS版本于3月2日正式发布,安卓版本将于3月底发布。

陆健表示,在找到商业模式之前,大学拨款委员会正在烧钱。索洛莫目前是硅谷乃至世界的投资热点。微酷是“微视频所罗门”(micro-video SoLoMo)的组合。

众所周知,微视频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细分行业。视频共享应用,如国外的Instagram、Pinterest、Viddy、Socialcam、Klip等。正在迅速崛起,各种微型视频产品也在中国出现。

陆健认为,这两个热点的结合将会创造出丰富的想象力。虽然它的目标不是取代长视频,但是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