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近20亿!《哪吒》创中国影史之最背后,是“野”和“惨”

  最近,称为国漫之光的《哪吒》刷爆全网,有望突破20亿票房。其背后则是国产动漫导演与动漫行业的双重叠加,导演在苦苦探索,行业在曲折向前。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林sir

  · · ·

  《大圣归来》上映后,一位网友写下了下面这段话: 多年的X吃得我内心坚强,终于吃上饭,虽然只是一个蛋炒饭,但仍泪流满面。

  68ffb3e021debcfcec11abb6b9c84646.jpeg

  2005年,以高校增设动漫专业为标志,动漫行业开始经历了一波小高潮。 各地纷纷拿出真金白银支持国漫,每分钟补贴数千元,一部动画可以拿几百万补贴。 重金砸下后,但收获的却是一群跳蚤。 低龄化、模仿抄袭痕迹明显,粗制滥造,惨不忍睹。

  1bad39512829f56b593ddb9b7637c2f5.jpeg

  ▲ 视觉中国

  当时中国动漫相当“高产”,全年生产时长30万分钟,是日本的三倍。 中国13亿多人中,4亿青少年是动漫消费群体,实际上一直消费垃圾食品。 2012年,一部《马达加斯加 3》在内地的票房超过同期上映的四部电影的一半以上。 它们的名字很多人可能没听过,比如《摩尔庄园2: 海妖宝藏》、《猪猪侠之逦;》。 有妖气动漫工厂CEO董志凌后来说: “很多企业的第一桶金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原罪在里面。 ” 直到2015年田晓鹏的《大圣归来》、2016年梁璇、刘春(外号B&T)的《大鱼海棠》、2017年不思凡的《大护法》、2019年饺子的《哪吒之魔童转世》才改变局面…… 在很多人看来是“国漫崛起”的这波小高潮背后,有两个字: “野”和“惨”。

  /野蛮生长 /

  1975年出生的田晓鹏的履历并不光鲜。 大学就读自己并不喜欢的北京工业大学软件专业,直到大三时接触3D软件,才误打误撞走进动画行业。

  271578148f5e1dce314accc5c438e483.jpeg

  ▲ 视觉中国

  多年以后,不少人误传他曾经是1999年动画版西游记的导演(也被认为是营销),但那时候他才刚刚毕业。 事实上,他当时进入一家动画设计公司,公司以外包形式承担了部分剧集的制作,他只负责其中4集。 在动画行业,田晓鹏长期是默默无闻的。 西游记之后,他开了一家动画工作室,以外包业务为生。 2007年,两岁儿子对于奥特曼和蝙蝠侠的痴迷,才让他萌生了拍摄《大圣归来》的想法。 彼时他正在为美国蜘蛛侠游戏做宣传片。 “我就是做动画的,怎么还能让儿子去看别的东西呢” 多少有点不服气。 中国并不缺好IP和良心制作。比如秦时明月、魁拔。 但是,《魁拔》三部投资超一亿,但第一部收入不过500万,二三部的票房都不足3000万,巨额亏损。 但真正第一次击中影迷痛点、痒点、泪点的是《大圣归来》。 类似情况的还有饺子。 饺子,原名杨宇,本是华西医科大学药学院的学生,大三一次偶然机会下自学了三维软件,同样误打误撞走进动画行业。

  56618f659cd0285f6f94a254fbc9a289.jpeg

  ▲ 视觉中国

  据说只是为了赚笔兼职费。 大学毕业后,他进入一家广告公司,一年后辞职,专心创作反战短片《打,打个大西瓜》。 名字的灵感来自周星驰电影《鹿鼎记》中曾有一个经典台词。 那时候,饺子的父亲刚刚去世,母亲每月只有1000元退休工资。 对于他来说: 700元的按揭占了一半多支出。

  旅行只是富人干的事。 没钱玩不起网游,甚至经常去朋友家蹭网。 每天都三点一线:客厅、卧室、厕所。 一辞职就是三年多,原本计划三分钟的短片最后时长达到16分钟,结果很意外,被称为“华人最牛原创动画短片”。

  893cc5e626a8ce4b8ddf47fea5538b9f.jpeg

  ▲ 视觉中国

  短片还有一串致敬名单: 包括Disney、万籁鸣、手V治虫、宫崎骏、押井守、大友克洋、PIXAR、鸟山明、李安、黑泽明、余秋雨、金庸、小岛秀夫、成龙、李连杰、周星驰、易中天、于丹、马云、史玉柱、李嘉诚…… 如果要说近二十年的动画史,flash动画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0年左右,互联网仍然以静态内容为主,不占宽带的flash动画迅速流行开。 中文互联网掀起一股原创动画潮,“闪客时代”由此诞生。 闪客们聚集地闪吧、闪客帝国,如同今天的虎扑、B站。

  94075335443243b31f7b02b32a650adb.gif

  不思凡酷似斜杠青年,本名杨志刚,毕业后在电信局工作十多年,业余画漫画。

  d959dd658c80e113c0e410f9a3fd7213.jpeg

  ▲ 视觉中国

  他曾经带着自己绘制的30页漫画坐13个小时火车去北京投稿。 但杂志主编对他说,“你这种漫画国内杂志要登,大概得50年后吧”。 偏偏这个时候,flash动画的流行让不思凡有了真正施展的舞台。 “当时就觉得能不能把漫画变成flash动画,这样的话,别人就可以看到你的漫画。 ” 2004年,不思凡白天上班,晚上创作flash版《黑鸟》。 黑鸟系列仅7回便停更了,持续了一个月多月。 但被称为“闪客时代最受关注的导演之一”。

  0472e702e0c2c9a6cc0a8dca16783714.png

  ▲ 视觉中国

  当时,创作者简介只剩四个字: 此人已废。 他又去上班了。 “上班、吃饭、上厕所。 然后上班、吃饭、上厕所。 ” 四年后,不思凡辞掉电信工作,只身一人来到杭州,加入动画工作室。 这一年无疑是中国动画的收获之年。 同年,大鱼海棠flash版也诞生了,技惊四座。

  ef707f29748ad6e3cd613ce945b2b83a.jpeg

  ▲ 视觉中国 鱼越长越大,大到没有地方能装得下,于是拉着清华美院的好基友张春创作了一段7分钟的短片。

  bf3215e4039b2c9fd392770bd20545af.jpeg

  ▲ 左为梁璇、右为张春 视觉中国

  美院的动漫水平,日本作曲家吉田的背景音乐、精美考究的画面……甫一问世,圈粉无数,最后成了flash时代的遗珠。 2005年,梁旋从清华退学创业。 “12年前我们刚开始做动画,那时候我们对电影可以说完全是门外汉。 ” 这一波动画人,出身都太野了。

  /孤注一掷 /

  田晓鹏说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一行。 不思凡陷入瓶颈,读上了佛学。 梁璇几次都想剖腹。 饺子说豁出命去做,不惜一切代价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 决定创作《大圣归来》的那一年,田晓鹏36岁,他找了上市公司老板的亲戚,押上全部身家。 原本预算是500万,可是80%的镜头反复修改、一段长度1分多钟、1500多帧的片段做了半年……为了一段皮影戏唱腔,他专门跑到西安和民间艺人录音到半夜。 期间仅离职工作人员就多达100多人。 他不得不开始拿老婆的钱、爸妈的钱、岳父岳母的钱。 一个离职员工临走时对他说,“整个公司就是被你毁掉的,你看看周围人家那些公司,比我们起步晚的现在都发展得很快、很挣钱。 ” “其实 500 万也是可以做出来的,但就不想做成那样的东西。 ” 最后,田晓 鹏花了上亿。 一部《大圣归来》花了八年,而《大鱼海棠》花了十二年。 退学后的梁璇和张春创办“彼岸天”公司,通过商业广告维持生计。 2010左右,梁璇和张春花了两三年完成第一稿,并制作了一段20分钟的短片,一口气就要千万投资。 和上海文广谈了整整一年,结果却碰上对方换了领导,无疾而终。 不得已,梁璇主张曲线救国,通过游戏赚钱,八个月时间花了公司仅剩的100万,制作一款名叫《BT 小星球》的社交游戏,结果一个月便失败了。 直到2013年6月4日,梁璇孤注一掷,为大鱼海棠众筹,结果出人意料在44天内众筹158万元。 众筹是中国动画导演的不得已之举。 《大护法》众筹了2万美金。 甚至《大圣归来》在宣发时期众筹了780万元,当然因票房大卖,89位投资人每人平均收益25万。 当然,众筹只是杯水车薪。 按照梁璇的说法,投给我们的150万我们做成了各种电影票、笔记本、衣服、DVD、贺卡。 基本返还了影迷。 按不思凡的说法,这些是鼓励,是精神食粮。 更关键的是,众筹证明了项目的潜力,引来了影视巨头光线传媒,2013年10月,《大鱼海棠》重启。 在《大护法》的影评中,有人问“为什么花生人们都没有头发”,不思凡给的回答是: 省钱。 为了省钱,有段时间,不思凡还担任“厨子”的角色,负责成员的午饭和晚饭。 因为经费有限,饺子也不得不忍痛割爱核心的镜头。

  ee5bd5983020839b6efa50d2388e7e27.jpeg

  ▲ 视觉中国

  这些经历容易让人想到中国第一代电影人的遭遇。 20世纪初,上海引进动画电影。 当时的大环境是: 欧美人拒绝传授,而自身没有任何相关经验。 同样是毫无资历,半路出家的中国动画电影之父“万氏四兄弟”也是白手起家。 整整四年,变卖财产,节衣缩食,在一间7平方米的亭子里弄懂动画制作原理,点燃了星星之火。 如果这些人有什么天才的话,最大的天才可能是抱着“不成功,便破产”的决心。

  /质疑和评价 /

  从结果来看,《大圣归来》10亿票房。 《大鱼海棠》5.65亿票房。 《大护法》近9000万票房,但电影不到两千万投资,已经收回成本。 《哪吒之魔童转世》已经超15亿票房,位列中国动画电影之最。 在票房上,这些电影无疑是成功的。 《大圣归来》豆瓣评分8.3,《大鱼海棠》6.7,《大护法》7.8,《哪吒之魔童转世》8.6。 从评分来看,除了《大鱼海棠》口碑两极化外,整体口碑总体是不错的。 但高票房、高口碑之外,也不乏犀利的质疑。 比如《大圣归来》宣发时所谓的“众筹出品人”,是否涉嫌故意炒热话题、绑定投资人? 出品人路伟还说,众筹投资人至少做了300多个包场。

  知名媒体人“阑夕”评价说:

  与真正一流的动画电影制片商(吉卜力、皮克斯、梦工厂等)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大圣归来》的剧情、特效、画面、人设、世界观和价值观都毫无亮点可言。

  显然很少有人会把这几部电影和《千与千寻》等国外一流动画电影相提并论。 甚至连田晓鹏本人也认为“担不起这个票房”,搭上“大家对于国产动画感情”的顺风车。 打在《大鱼海棠》身上的板子更多: 众筹私用? 画风模仿? 素材抄袭? 剧情狗血? …… 梁璇和刘春两人被迫一一解释。 《大护法》晦暗不明的隐喻则遭到不少质疑。 即便是大热门《哪吒之魔童转世》,其不乏有人追究其故事的合理性,内容的深刻性。 无法否认,中国动画电影离真正的精品仍然很远。 即使不用吹毛求疵,也存在种种短板。 有个段子这样说:

  国漫每出一部,大家都会喊着 “国漫崛起”,都多少年多少部了,这怎么能叫国漫崛起呢?这叫国漫仰卧起坐。

  虽然是调侃,但说明离真正的国漫崛起可能还差一些。 正确的路径。 饺子说,《大圣归来》给我当头一棒,只要和观众“以真心换真心”,观众们是愿意看好的作品的,甚至会更加宽容。 “以真心换真心”,是唯一的可能。

  —end—

  最近,称为国漫之光的《哪吒》刷爆全网,有望突破20亿票房。其背后则是国产动漫导演与动漫行业的双重叠加,导演在苦苦探索,行业在曲折向前。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林sir

  · · ·

  《大圣归来》上映后,一位网友写下了下面这段话: 多年的X吃得我内心坚强,终于吃上饭,虽然只是一个蛋炒饭,但仍泪流满面。

  68ffb3e021debcfcec11abb6b9c84646.jpeg

  2005年,以高校增设动漫专业为标志,动漫行业开始经历了一波小高潮。 各地纷纷拿出真金白银支持国漫,每分钟补贴数千元,一部动画可以拿几百万补贴。 重金砸下后,但收获的却是一群跳蚤。 低龄化、模仿抄袭痕迹明显,粗制滥造,惨不忍睹。

  1bad39512829f56b593ddb9b7637c2f5.jpeg

  ▲ 视觉中国

  当时中国动漫相当“高产”,全年生产时长30万分钟,是日本的三倍。 中国13亿多人中,4亿青少年是动漫消费群体,实际上一直消费垃圾食品。 2012年,一部《马达加斯加 3》在内地的票房超过同期上映的四部电影的一半以上。 它们的名字很多人可能没听过,比如《摩尔庄园2: 海妖宝藏》、《猪猪侠之逦;》。 有妖气动漫工厂CEO董志凌后来说: “很多企业的第一桶金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原罪在里面。 ” 直到2015年田晓鹏的《大圣归来》、2016年梁璇、刘春(外号B&T)的《大鱼海棠》、2017年不思凡的《大护法》、2019年饺子的《哪吒之魔童转世》才改变局面…… 在很多人看来是“国漫崛起”的这波小高潮背后,有两个字: “野”和“惨”。

  /野蛮生长 /

  1975年出生的田晓鹏的履历并不光鲜。 大学就读自己并不喜欢的北京工业大学软件专业,直到大三时接触3D软件,才误打误撞走进动画行业。

  271578148f5e1dce314accc5c438e483.jpeg

  ▲ 视觉中国

  多年以后,不少人误传他曾经是1999年动画版西游记的导演(也被认为是营销),但那时候他才刚刚毕业。 事实上,他当时进入一家动画设计公司,公司以外包形式承担了部分剧集的制作,他只负责其中4集。 在动画行业,田晓鹏长期是默默无闻的。 西游记之后,他开了一家动画工作室,以外包业务为生。 2007年,两岁儿子对于奥特曼和蝙蝠侠的痴迷,才让他萌生了拍摄《大圣归来》的想法。 彼时他正在为美国蜘蛛侠游戏做宣传片。 “我就是做动画的,怎么还能让儿子去看别的东西呢” 多少有点不服气。 中国并不缺好IP和良心制作。比如秦时明月、魁拔。 但是,《魁拔》三部投资超一亿,但第一部收入不过500万,二三部的票房都不足3000万,巨额亏损。 但真正第一次击中影迷痛点、痒点、泪点的是《大圣归来》。 类似情况的还有饺子。 饺子,原名杨宇,本是华西医科大学药学院的学生,大三一次偶然机会下自学了三维软件,同样误打误撞走进动画行业。

  56618f659cd0285f6f94a254fbc9a289.jpeg

  ▲ 视觉中国

  据说只是为了赚笔兼职费。 大学毕业后,他进入一家广告公司,一年后辞职,专心创作反战短片《打,打个大西瓜》。 名字的灵感来自周星驰电影《鹿鼎记》中曾有一个经典台词。 那时候,饺子的父亲刚刚去世,母亲每月只有1000元退休工资。 对于他来说: 700元的按揭占了一半多支出。

  旅行只是富人干的事。 没钱玩不起网游,甚至经常去朋友家蹭网。 每天都三点一线:客厅、卧室、厕所。 一辞职就是三年多,原本计划三分钟的短片最后时长达到16分钟,结果很意外,被称为“华人最牛原创动画短片”。

  893cc5e626a8ce4b8ddf47fea5538b9f.jpeg

  ▲ 视觉中国

  短片还有一串致敬名单: 包括Disney、万籁鸣、手V治虫、宫崎骏、押井守、大友克洋、PIXAR、鸟山明、李安、黑泽明、余秋雨、金庸、小岛秀夫、成龙、李连杰、周星驰、易中天、于丹、马云、史玉柱、李嘉诚…… 如果要说近二十年的动画史,flash动画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0年左右,互联网仍然以静态内容为主,不占宽带的flash动画迅速流行开。 中文互联网掀起一股原创动画潮,“闪客时代”由此诞生。 闪客们聚集地闪吧、闪客帝国,如同今天的虎扑、B站。

  94075335443243b31f7b02b32a650adb.gif

  不思凡酷似斜杠青年,本名杨志刚,毕业后在电信局工作十多年,业余画漫画。

  d959dd658c80e113c0e410f9a3fd7213.jpeg

  ▲ 视觉中国

  他曾经带着自己绘制的30页漫画坐13个小时火车去北京投稿。 但杂志主编对他说,“你这种漫画国内杂志要登,大概得50年后吧”。 偏偏这个时候,flash动画的流行让不思凡有了真正施展的舞台。 “当时就觉得能不能把漫画变成flash动画,这样的话,别人就可以看到你的漫画。 ” 2004年,不思凡白天上班,晚上创作flash版《黑鸟》。 黑鸟系列仅7回便停更了,持续了一个月多月。 但被称为“闪客时代最受关注的导演之一”。

  0472e702e0c2c9a6cc0a8dca16783714.png

  ▲ 视觉中国

  当时,创作者简介只剩四个字: 此人已废。 他又去上班了。 “上班、吃饭、上厕所。 然后上班、吃饭、上厕所。 ” 四年后,不思凡辞掉电信工作,只身一人来到杭州,加入动画工作室。 这一年无疑是中国动画的收获之年。 同年,大鱼海棠flash版也诞生了,技惊四座。

  ef707f29748ad6e3cd613ce945b2b83a.jpeg

  ▲ 视觉中国 鱼越长越大,大到没有地方能装得下,于是拉着清华美院的好基友张春创作了一段7分钟的短片。

  bf3215e4039b2c9fd392770bd20545af.jpeg

  ▲ 左为梁璇、右为张春 视觉中国

  美院的动漫水平,日本作曲家吉田的背景音乐、精美考究的画面……甫一问世,圈粉无数,最后成了flash时代的遗珠。 2005年,梁旋从清华退学创业。 “12年前我们刚开始做动画,那时候我们对电影可以说完全是门外汉。 ” 这一波动画人,出身都太野了。

  /孤注一掷 /

  田晓鹏说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一行。 不思凡陷入瓶颈,读上了佛学。 梁璇几次都想剖腹。 饺子说豁出命去做,不惜一切代价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 决定创作《大圣归来》的那一年,田晓鹏36岁,他找了上市公司老板的亲戚,押上全部身家。 原本预算是500万,可是80%的镜头反复修改、一段长度1分多钟、1500多帧的片段做了半年……为了一段皮影戏唱腔,他专门跑到西安和民间艺人录音到半夜。 期间仅离职工作人员就多达100多人。 他不得不开始拿老婆的钱、爸妈的钱、岳父岳母的钱。 一个离职员工临走时对他说,“整个公司就是被你毁掉的,你看看周围人家那些公司,比我们起步晚的现在都发展得很快、很挣钱。 ” “其实 500 万也是可以做出来的,但就不想做成那样的东西。 ” 最后,田晓 鹏花了上亿。 一部《大圣归来》花了八年,而《大鱼海棠》花了十二年。 退学后的梁璇和张春创办“彼岸天”公司,通过商业广告维持生计。 2010左右,梁璇和张春花了两三年完成第一稿,并制作了一段20分钟的短片,一口气就要千万投资。 和上海文广谈了整整一年,结果却碰上对方换了领导,无疾而终。 不得已,梁璇主张曲线救国,通过游戏赚钱,八个月时间花了公司仅剩的100万,制作一款名叫《BT 小星球》的社交游戏,结果一个月便失败了。 直到2013年6月4日,梁璇孤注一掷,为大鱼海棠众筹,结果出人意料在44天内众筹158万元。 众筹是中国动画导演的不得已之举。 《大护法》众筹了2万美金。 甚至《大圣归来》在宣发时期众筹了780万元,当然因票房大卖,89位投资人每人平均收益25万。 当然,众筹只是杯水车薪。 按照梁璇的说法,投给我们的150万我们做成了各种电影票、笔记本、衣服、DVD、贺卡。 基本返还了影迷。 按不思凡的说法,这些是鼓励,是精神食粮。 更关键的是,众筹证明了项目的潜力,引来了影视巨头光线传媒,2013年10月,《大鱼海棠》重启。 在《大护法》的影评中,有人问“为什么花生人们都没有头发”,不思凡给的回答是: 省钱。 为了省钱,有段时间,不思凡还担任“厨子”的角色,负责成员的午饭和晚饭。 因为经费有限,饺子也不得不忍痛割爱核心的镜头。

  ee5bd5983020839b6efa50d2388e7e27.jpeg

  ▲ 视觉中国

  这些经历容易让人想到中国第一代电影人的遭遇。 20世纪初,上海引进动画电影。 当时的大环境是: 欧美人拒绝传授,而自身没有任何相关经验。 同样是毫无资历,半路出家的中国动画电影之父“万氏四兄弟”也是白手起家。 整整四年,变卖财产,节衣缩食,在一间7平方米的亭子里弄懂动画制作原理,点燃了星星之火。 如果这些人有什么天才的话,最大的天才可能是抱着“不成功,便破产”的决心。

  /质疑和评价 /

  从结果来看,《大圣归来》10亿票房。 《大鱼海棠》5.65亿票房。 《大护法》近9000万票房,但电影不到两千万投资,已经收回成本。 《哪吒之魔童转世》已经超15亿票房,位列中国动画电影之最。 在票房上,这些电影无疑是成功的。 《大圣归来》豆瓣评分8.3,《大鱼海棠》6.7,《大护法》7.8,《哪吒之魔童转世》8.6。 从评分来看,除了《大鱼海棠》口碑两极化外,整体口碑总体是不错的。 但高票房、高口碑之外,也不乏犀利的质疑。 比如《大圣归来》宣发时所谓的“众筹出品人”,是否涉嫌故意炒热话题、绑定投资人? 出品人路伟还说,众筹投资人至少做了300多个包场。

  知名媒体人“阑夕”评价说:

  与真正一流的动画电影制片商(吉卜力、皮克斯、梦工厂等)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大圣归来》的剧情、特效、画面、人设、世界观和价值观都毫无亮点可言。

  显然很少有人会把这几部电影和《千与千寻》等国外一流动画电影相提并论。 甚至连田晓鹏本人也认为“担不起这个票房”,搭上“大家对于国产动画感情”的顺风车。 打在《大鱼海棠》身上的板子更多: 众筹私用? 画风模仿? 素材抄袭? 剧情狗血? …… 梁璇和刘春两人被迫一一解释。 《大护法》晦暗不明的隐喻则遭到不少质疑。 即便是大热门《哪吒之魔童转世》,其不乏有人追究其故事的合理性,内容的深刻性。 无法否认,中国动画电影离真正的精品仍然很远。 即使不用吹毛求疵,也存在种种短板。 有个段子这样说:

  国漫每出一部,大家都会喊着 “国漫崛起”,都多少年多少部了,这怎么能叫国漫崛起呢?这叫国漫仰卧起坐。

  虽然是调侃,但说明离真正的国漫崛起可能还差一些。 正确的路径。 饺子说,《大圣归来》给我当头一棒,只要和观众“以真心换真心”,观众们是愿意看好的作品的,甚至会更加宽容。 “以真心换真心”,是唯一的可能。

  —end—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pructical.gdirrigation.com.cn